“妈妈送你去天国” 重刑刑释人员当殡葬师

发布日期:2019-09-09 06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△12月1日,沈阳,辣椒在工作的殡葬店前擦洗自己的车,明天要当出殡的头车。

  1993年,在一家游戏厅,辣椒因小事和一个人“吵吵”起来,他用一支五连发猎枪朝对方连开三枪,辣椒被判死缓,直到2013年释放,“差27天到20年。”

  如今的辣椒,是一家叫“妈妈送你去天国”的殡葬连锁门店的一名殡葬师,他的日常工作,是为亡者净身、穿戴好寿衣放进纸棺,再送至殡仪馆火化。同时,还为家属提供出殡、净宅等“一条龙”殡葬服务。

  “妈妈送你去天国”这个门店在沈阳共有三家。和辣椒一样,在此工作的十几名员工都有过十五年以上的服刑经历。殡葬师这个大多数普通人不愿涉足的特殊行业,却为他们提供了一条生路。

  12月1日凌晨两点零九分,沈阳463医院,一位直肠癌晚期患者被医院宣告死亡。

  护士撤下了最后一根输液的导管。刷着淡绿色油漆的急救室里,只留下那具被病痛折磨到干瘦的男性身躯。

  浸润了高度白酒的白色毛巾从脸部开始擦拭,途经胸腹部直至脚部。每一处都要细细顾到。空气中满是烈酒的味道。

  为逝者翻身,至少需要两名男性殡葬师互相配合,辣椒这次的帮手是亮子。辣椒的媳妇儿也上手帮忙,取来卫生纸和尿垫。

  △净身完毕后,辣椒和亮子给逝者换上一套深蓝色的西服款寿衣。寿衣是有讲究的,衣服4层、裤子3层,总数算起来得是单数,都是先套到一起再给逝者穿上。

  鞋袜穿好后,还要用细细的红线固定住逝者的脚部和双手,放置于金色花纹的薄被上。装饰性的首饰和口金放置妥帖后,再盖上银色的缎面被单作为结束,俗称“铺金盖银”。

  凌晨,沈阳463医院的走廊安静极了。这位50岁的患者生命终结时,只有他的姐姐在旁。看得出来,她有些害怕,戴着浅蓝色的口罩,全程都没敢踏进最后的病房。

  这是辣椒从事殡葬行业的第四年。过去几年中,有一千多位亡人在人间的遗留时刻由他完成。当他工作时,专注、肃穆、手脚麻利,给予逝者最后的体面和尊重,你很难把辣椒和他过去的“亡命生涯”联系起来。

  殡葬的买卖并不好干。殡葬师每天需要往返于医院的各大高危病房,有时还要在家属不理解和嫌弃的言语中学会转圜。常年与死亡和尸体为伴。外人印象中,除了天然的恐惧感,还有传统观念中的忌讳。

  △范三左手食指上戴着一枚深褐色的琥珀戒指——那是朋友知道他做殡葬师这行,特意送他“辟邪”的。

  这份工作的最难之处,便是要同时克服生理上的反应和内心的恐惧。但大多数殡葬师说没想那么多,他们说服自己,“人生老病死很正常,就当他睡着了。”

  △范三,52岁。年轻时,大家管范三叫三哥。在80年代的抚顺,三哥算得上是号人物。因持枪伤人、抢劫、盗窃等入狱五次,服刑23年,2013年出狱。

  △辣椒,47岁。1993年在一家游戏厅,辣椒因小事和一个人“吵吵”起来,他用一支五连发猎枪朝对方连开三枪,被判死缓,服刑20年,2013年出狱。

  △亮子,36岁,少年学武,17岁时打群架时捅死了人,被判无期,服刑15年,2017年出狱。

  △杨平,51岁,回家途中和路人发生冲突,用新买的杀羊刀捅死了对方,被判故意杀人罪,死缓两年,服刑18年半,2015年出狱。

  △向阳,50岁,持枪抢劫、重伤害,被判无期。服刑19年,2014年出狱。

  不管过去他们姓甚名谁、因何事入狱,这些曾经“底儿潮”的人,如今做着同一份工作。

  在殡葬门店里,工作氛围有一种奇妙的融洽感,员工与员工之间是平等的。没有人需要隐藏过往,也不存在谁看不起谁。

  说起来,这终究是一份普通人不大愿意涉足的行业。扎根在沈阳各大医院附近,凭借服务积累的口碑和略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收费策略,为他们打开了生路。

  付广荣在当地的公益人圈子颇具名气。二十年来,她陆续抚养了多名女杀人犯的孩子,也因此被称为“付妈妈”。

  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,正在沈阳开启的“妈妈送你去天国”殡葬门店项目,被看做是一次接纳刑释人员回归社会的探索实验。

  付广荣在沈阳北郊创立的中国首家重刑刑释人员创业基地,基地中,一场特殊的岗前培训正在进行。授课者、听讲者、扮演人体道具的“模特”,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:重刑刑释人员。

  △重刑刑释人员创业基地,马宏军作为培训师在给重刑刑释人员进行殡葬师培训。马宏军也是重刑刑释人员,如今他负责接待全国各地的刑释人员并兼职该创业基地的培训师。

  △重刑刑释人员创业基地,马宏军在给符合条件的狱友们进行殡葬师培训。寿衣、金银被褥、纸棺、祭奠亡人的烛台、长明灯,每个步骤都有说头和讲究。

  随着殡葬店的名气逐渐在刑释人员的圈子里传开,许多出狱后无法找到工作的人慕名而来。经过报名筛选后,新员工会得到简单的培训,随后实习上岗。

  范三、杨平等人都是通过辣椒介绍而来。目前,已经有70多名全国各地的刑释人员报名,希望能得到就业安置。

  目前,这些已经正式上岗的殡葬师大多能拿到的月薪在四千至万元不等,业务极其出色的员工,最高月工资曾拿到两万元。

  辣椒技能娴熟,是很多新手殡葬师的师傅,他就是那个曾拿到月薪两万的“业务能手”,还因此重拾爱情和婚姻。

  媳妇儿小狮子比他小14岁,从医院的电梯员转行干起了殡葬,一来二去认识了辣椒。夫妻俩就住在殡葬店的内间。简简单单的一架高低床,上层放着生活用品,下层床铺全都换上了喜色的床单和被罩。靠墙那头,是一幅结婚时拍的婚纱照。

  他收起了往日暴躁的脾气,做事前先想想“家里有个惦记的人”。用积攒下的几万块钱买了一辆二手的别克商务车,试下我“特码”用作殡葬头车,继续拼命赚钱。他开始学着疼人,早早起来熬好粥再叫她起床,甚至在考虑攒钱买个属于自己的小房子,“写她的名儿,别苦了她。”

  △12月1日,沈阳,辣椒在工作的殡葬店前擦洗自己的车,明天要当出殡的头车。

  1993年,在一家游戏厅,辣椒因小事和一个人“吵吵”起来,他用一支五连发猎枪朝对方连开三枪,辣椒被判死缓,直到2013年释放,“差27天到20年。”

  如今的辣椒,是一家叫“妈妈送你去天国”的殡葬连锁门店的一名殡葬师,他的日常工作,是为亡者净身、穿戴好寿衣放进纸棺,再送至殡仪馆火化。同时,还为家属提供出殡、净宅等“一条龙”殡葬服务。

  “妈妈送你去天国”这个门店在沈阳共有三家。和辣椒一样,在此工作的十几名员工都有过十五年以上的服刑经历。殡葬师这个大多数普通人不愿涉足的特殊行业,却为他们提供了一条生路。

  12月1日凌晨两点零九分,沈阳463医院,一位直肠癌晚期患者被医院宣告死亡。

  护士撤下了最后一根输液的导管。刷着淡绿色油漆的急救室里,只留下那具被病痛折磨到干瘦的男性身躯。

  浸润了高度白酒的白色毛巾从脸部开始擦拭,途经胸腹部直至脚部。每一处都要细细顾到。空气中满是烈酒的味道。

  为逝者翻身,至少需要两名男性殡葬师互相配合,辣椒这次的帮手是亮子。辣椒的媳妇儿也上手帮忙,取来卫生纸和尿垫。

  △净身完毕后,辣椒和亮子给逝者换上一套深蓝色的西服款寿衣。寿衣是有讲究的,衣服4层、裤子3层,总数算起来得是单数,都是先套到一起再给逝者穿上。

  鞋袜穿好后,还要用细细的红线固定住逝者的脚部和双手,放置于金色花纹的薄被上。装饰性的首饰和口金放置妥帖后,再盖上银色的缎面被单作为结束,俗称“铺金盖银”。

  凌晨,沈阳463医院的走廊安静极了。这位50岁的患者生命终结时,只有他的姐姐在旁。看得出来,她有些害怕,戴着浅蓝色的口罩,全程都没敢踏进最后的病房。

  这是辣椒从事殡葬行业的第四年。过去几年中,有一千多位亡人在人间的遗留时刻由他完成。当他工作时,专注、肃穆、手脚麻利,给予逝者最后的体面和尊重,你很难把辣椒和他过去的“亡命生涯”联系起来。

  殡葬的买卖并不好干。殡葬师每天需要往返于医院的各大高危病房,有时还要在家属不理解和嫌弃的言语中学会转圜。常年与死亡和尸体为伴。外人印象中,除了天然的恐惧感,还有传统观念中的忌讳。

  △范三左手食指上戴着一枚深褐色的琥珀戒指——那是朋友知道他做殡葬师这行,特意送他“辟邪”的。

  这份工作的最难之处,便是要同时克服生理上的反应和内心的恐惧。但大多数殡葬师说没想那么多,他们说服自己,“人生老病死很正常,就当他睡着了。”

  △范三,52岁。年轻时,大家管范三叫三哥。在80年代的抚顺,三哥算得上是号人物。因持枪伤人、抢劫、盗窃等入狱五次,服刑23年,2013年出狱。

  △辣椒,47岁。1993年在一家游戏厅,辣椒因小事和一个人“吵吵”起来,他用一支五连发猎枪朝对方连开三枪,被判死缓,服刑20年,2013年出狱。

  △亮子,36岁,少年学武,17岁时打群架时捅死了人,被判无期,服刑15年,2017年出狱。

  △杨平,51岁,回家途中和路人发生冲突,用新买的杀羊刀捅死了对方,被判故意杀人罪,死缓两年,服刑18年半,2015年出狱。

  △向阳,50岁,持枪抢劫、重伤害,被判无期。服刑19年,2014年出狱。

  不管过去他们姓甚名谁、因何事入狱,这些曾经“底儿潮”的人,如今做着同一份工作。

  在殡葬门店里,工作氛围有一种奇妙的融洽感,员工与员工之间是平等的。没有人需要隐藏过往,也不存在谁看不起谁。

  说起来,这终究是一份普通人不大愿意涉足的行业。扎根在沈阳各大医院附近,凭借服务积累的口碑和略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收费策略,为他们打开了生路。

  付广荣在当地的公益人圈子颇具名气。二十年来,她陆续抚养了多名女杀人犯的孩子,也因此被称为“付妈妈”。

  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,正在沈阳开启的“妈妈送你去天国”殡葬门店项目,被看做是一次接纳刑释人员回归社会的探索实验。

  付广荣在沈阳北郊创立的中国首家重刑刑释人员创业基地,基地中,一场特殊的岗前培训正在进行。授课者、听讲者、扮演人体道具的“模特”,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:重刑刑释人员。

  △重刑刑释人员创业基地,马宏军作为培训师在给重刑刑释人员进行殡葬师培训。马宏军也是重刑刑释人员,如今他负责接待全国各地的刑释人员并兼职该创业基地的培训师。

  △重刑刑释人员创业基地,马宏军在给符合条件的狱友们进行殡葬师培训。寿衣、金银被褥、纸棺、祭奠亡人的烛台、长明灯,每个步骤都有说头和讲究。

  随着殡葬店的名气逐渐在刑释人员的圈子里传开,许多出狱后无法找到工作的人慕名而来。经过报名筛选后,新员工会得到简单的培训,随后实习上岗。

  范三、杨平等人都是通过辣椒介绍而来。目前,已经有70多名全国各地的刑释人员报名,希望能得到就业安置。

  目前,这些已经正式上岗的殡葬师大多能拿到的月薪在四千至万元不等,业务极其出色的员工,最高月工资曾拿到两万元。

  辣椒技能娴熟,是很多新手殡葬师的师傅,他就是那个曾拿到月薪两万的“业务能手”,还因此重拾爱情和婚姻。

  媳妇儿小狮子比他小14岁,从医院的电梯员转行干起了殡葬,一来二去认识了辣椒。夫妻俩就住在殡葬店的内间。简简单单的一架高低床,上层放着生活用品,下层床铺全都换上了喜色的床单和被罩。靠墙那头,是一幅结婚时拍的婚纱照。

  他收起了往日暴躁的脾气,做事前先想想“家里有个惦记的人”。用积攒下的几万块钱买了一辆二手的别克商务车,用作殡葬头车,继续拼命赚钱。他开始学着疼人,早早起来熬好粥再叫她起床,甚至在考虑攒钱买个属于自己的小房子,“写她的名儿,别苦了她。”